市场竞争不过用政治招数 台热门电商又遭抹红

新葡京娱乐平台

2018-10-04

  “虾子红了?”在台湾深受消费者喜爱的电商平台“虾皮购物”,日前在岛内陷入一场“身份攻击战”。

有岛内律师控告虾皮在台掩盖陆资身份,规避主管机关的审查;还有亲绿网民声称要抵制虾皮,因为其背后的大股东是陆资腾讯。

对此,台湾《联合报》17日警告称,若岛内政治人物将虾皮风暴提升到政治层面,将伤害台湾开放市场的形象。

  据台湾《工商时报》17日报道,兴望法律事务所律师叶光洲16日称,陆资来台投资是采许可制,虾皮购物对外宣称为新加坡公司SEA子公司,事实上在台“经济部”登记的3家公司(乐购虾皮公司、台湾竞舞公司及爱贝公司)全是人头公司,登记的单一出资股东都是一个台湾人,而且乐购虾皮在台资本额只有500万元(新台币,下同)。

叶光洲称,SEA申请上市的数据显示,其背后真正的大股东是大陆的腾讯公司,持股高达%。 虾皮在台已涉嫌违反“刑法”中的第214条“使公务员登载不实罪”,同时违反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,已将全案送交台北地检署侦办。

叶光洲呼吁“经济部”详查,令其撤资或处以罚锾。   虾皮购物16日发声明称,虾皮在全球各地设立均合乎当地法律规范,且在台湾历年均遵守法规,并无涉及伪造文书及违反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的行为,乐于配合有关单位说明情况。

期待岛内业界能以消费者利益出发,回归平台服务,共同提升台湾电商环境。

  东森新闻云报道称,根据陆资许可办法,若第三地公司来台投资,其企业内有陆资持股超过三成或是对于该公司有控制能力,就应以陆资身份申报登记,否则违法。 而台“经济部”投审会曾在2015年对“假港商”淘宝开罚24万元,并要求其撤出台湾,目前仍在行政诉讼中。

外界认为,若台检方调查后发现虾皮真是“红的”,可能会依照淘宝的方式开罚,虾皮也很可能会以提起诉愿、再到行政诉讼方式做缠斗。

  《联合报》称,虾皮母公司新加坡SEA集团除了陆资外,股东还包括新加坡的淡马锡以及印尼、菲律宾的企业,台湾的国泰与统一也有投资,随着SEA即将赴美上市,股东结构会更多元,虾皮与SEA究竟算不算陆资,将变成一个难以认定的问题。

  台“经济部”投资审议委员会回应称,虾皮子公司在台以个人投资名义登记,只要SEA与在台3家子公司无金流往来或具控制力,除非司法能证明虾皮为SEA人头公司,否则并未违法,但仍会请虾皮等公司提供金流资料说明,若有违法将罚锾或撤资。

  岛内媒体报道称,从新加坡来台两年的虾皮拍卖,原先被业界以为是“小虾皮对抗大鲸鱼”,抢进台湾电商市场,没想到两年内,虾皮靠着营销、使用接口、服务等强项一举打败岛内头号拍卖网站露天拍卖,让露天海外上市计划喊停。 《自由时报》称,虾皮在台湾下载数破千万,跃居台湾最大移动拍卖平台;虾皮靠的是免运费、免手续费等补贴手段快速扩张,估算一年在台湾至少烧掉5亿元,这种模式一如这两三年来的大陆电商市场的补贴恶战,先用补贴来培养用户,再拿用户增长到资本市场募资,募资后继续砸钱恶战,直到将对手踢出局为止。

  虾皮拍卖日前宣布品牌升级为全方位购物平台“虾皮购物”,并在台北市推出极速两小时到货的新服务。 今年8月,岛内电商龙头PChome集团董事长詹宏志在一场金融科技研讨会上直言,“我们正在跟虾皮打仗,这场仗不能输,输了的话,台湾网络与电商产业将沦为外商企业群雄割据主宰的局面”。 这被视为岛内电商对虾皮祭出民族主义以求力挽狂澜。 亲绿的《自由时报》对岛内民众的网络生活做了一番描述——淘宝网网购捡便宜,手机虾皮做买卖,上爱奇艺看大陆剧,未来还可利用滴滴打车叫车,“中国势力已逐渐深入台湾人的生活”。

民进党“立委”余宛如表示,不赚钱的虾皮计划通过母公司在美国上市,从资本市场筹资,再反过来于台湾打一场资金消耗战,这摆明是一场不公平的竞争。

她建议台当局应该介入、实施聪明的管制,例如对网拍、团购等大打流血低价策略的电商形态,强制导入履约保证制度,可阻止市场恶性竞争,同时保障消费者权益。   对于虾皮的身份争议,岛内网民看法不一,有人表示要抵制“陆资”网购平台;有人表示担心虾皮会成为假货聚集地;还有网民表示:“会继续支持虾皮,因为台湾各大甩卖平台实在太难用、又贵,接口还在网络拨接时代的水平。 ”  对于岛内本土电商诉诸“民族主义”打商战,台湾商业发展研究院创模所研究员范慧宜持保留态度,他认为,基于消费者受惠及充分尊重经济规律的前提,台当局不应以任何手段遏止境外电商到台湾插旗。 对虾皮获陆资资助的质疑,范慧宜表示,PChome创设初期同样接受过政府的辅导与挹注,以打造“台湾版阿里巴巴”为目标。 范慧宜认为,面对外商的竞争,岛内电商业者应思考如何改善本业体质,优化自身不足之处。 在各地,虾皮均未具垄断地位,岛内业者在此时应放手一搏迎战才可脱胎换骨。

  《联合报》评论称,以补贴等方式大举扩张市场,是网络新创产业常见的手段,不只虾皮如此,美商Uber来台时,也是采取类似手段。 今天若将虾皮在台攻城略地,只单纯地以“陆资侵台”的角度视之,将因此错失检视岛内电商产业发展困境的契机。 从经济面来看,近十多年来陆资逐步对外扩张,台湾要阻挡陆资进入越来越难。

从政治面来看,若硬是要将SEA集团视为陆资企业,并借此打击虾皮,恐怕会先打到民进党当局。 今年高雄市政府与SEA集团签约,双方要携手拓展蔡英文力推的“新南向”。

如果台当局将SEA视为陆资企业,却又跟陆资企业合作推动“新南向”,两者间显然有矛盾。

(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尹彦)  来源:环球时报责任编辑:李欣。